引用:今周刊https://www.businesstoday.com.tw/article-content-80407-116042?page=1

兩人有無未來,通常與夠不夠愛無關,而是跟夠不夠適合有關。

「跟你的戀愛啊,好像是去一個遙遠的異國旅行,沿路都很開心,就算心裡知道,絕對沒有機會在那裡定居。」──蔡康永

國片《愛你一萬年》中,受不了歷任女友的男主角,不想再進入一段制式僵化的感情關係,因緣際會下認識了來台學中文的日本女主角,兩人簽定了一紙「以分手為前提」的「戀愛合約」,載明這段戀愛以90天為限,一旦女主角三個月後必須回日本時,情侶關係也將戛然而止。

對電影中的男女主角而言,這不單是一場註定夭折的異國戀情,其實彼此也是一個陌生的國度,當兩人決心談戀愛的時候,就等於是拿到了對方親手授權的「旅遊簽證」,他們得以到彼此的生命中走一遭。

我的一位女性朋友,經由朋友介紹認識了一位男士,男人各方面條件非常優秀,無論是學養、職業、興趣、價值觀等等,都與我朋友相當契合,幾乎可說是她的「真命天子」。

隨著交往時間愈來愈長,我朋友發現在那些看似契合無比的心靈層次之下,她完全無法忍受男人的生活細節。

只要男人超過三天沒把襪子丟進洗衣籃,女人就會忘記兩人看完電影時能聊上一整晚的暢快;或是男人將看完的書隨手丟在床邊時,女人就會忘記男人談起書本內容時,有多麼令她崇拜。

哪怕男人是一個多麼完美的存在,那些深交過後發現的枝微末節,卻教她退避三舍。

男人就像是一個陌生的國度,女人乍到時發現風景純樸、鳥語花香,是她夢想中的國度,是她甘於老死一生的居所,但時間一久,她才發現此處的日常飲食習慣讓她腸胃不適、發現巷弄裡悠閒晃悠的狗兒常常隨地便溺,惡臭撲鼻。
 
女人一開始對於此地的喜愛,完全掩蓋不了她對細節處的厭倦,即使盡力去適應這個地方也力不從心,她終於認栽,辦了「出境手續」,離開這個曾讓她一見傾心的男人。

結束這段戀愛後,她說,離開男人,不代表她不愛了,事實上,她還是愛得要命,但她知道兩人絕對不適合,絕對沒有未來。

兩人有無未來,通常與夠不夠愛無關,而是跟夠不夠適合有關。

即便愛意平淡如水,只要兩人夠適合,天長地久似乎不是件難事;一旦兩人不適合,哪怕情感如何波濤洶湧,也可能在瞬間磨損所有愛意。

然而,殘酷的是,有時就算妳喜愛那個國度,也確定那裡適合定居,但未必拿得到「居留權」。

曾在網路上看過一名女性分享她的戀愛經歷,年過三十五歲的她,歷經幾段不歡而散的戀愛後,不再對婚姻懷有憧憬,只想談段平穩靜好的感情。

終於,在三十六歲生日前夕,她遇見了一個男人,兩人同樣渴望安定感情,也都不想走入婚姻,一拍即合的兩人,很快地成為人人稱羨的愛侶。

也許是因為過得很幸福,結婚的念頭逐漸在女人心中萌芽,但男人並非如此,他們開始常常發生爭執,男人不懂,他對這段感情完全忠誠、盡心盡力付出,為什麼非得要婚姻關係加以束縛?

可是女人也不懂,男人既然能夠完全忠誠、盡心盡力付出,為什麼這麼害怕多一層婚姻的羈絆?

某一天,女人早上起床時看見男人的睡臉,她突然醒悟,是自己讓這段關係變得不再開心,如果她不要開始嚮往婚姻,或許他們還是能幸福快樂的過下去。

最後,她想清楚了,她還是極度嚮往婚姻,但她也明白男人不會妥協,於是只能由她妥協,就算過得再甜蜜幸福,她心中早已看清,最後兩人終會分離。
 
拿到「旅遊簽證」,與一個人談場戀愛,是一件容易的事;能否獲得「居留權」,與一個人長相廝守,卻不是單方面能決定的事。

電影《愛你一萬年》言明「以分手為前提」的戀愛看似荒謬,實則在現實生活中不斷發生,最大的差別只在於,大多數的人並不願意承認自己的戀愛,打從一開始萌芽的那刻,就是走向分手的起點。

所謂「以分手為前提的戀愛」,說穿了,就是兩人沒有未來,而那些早已意識到兩人沒有未來,卻還義無反顧去愛的人,其實早在無形中,簽署了如同電影中的「戀愛合約」。

話說回來,或許就是由於早知道一段戀愛不會有結果,所以反而能談得盡興,愛得開心。

因為知道這只是一趟短暫的旅途,所以沒有多餘的妄求,沒有嚴苛的標準;因為深知不會久留,所以才願意用盡全力去珍惜。

愛情的現實與無奈,正如每個人生活的處境。妳可以到許多地方旅行,在異國留下足跡,但最後,只能選一個地方定居,那個地方未必最美、最令妳喜愛,甚至可能很不起眼、烏煙瘴氣,而妳選擇那裡定居的原因,僅僅只是因為最適合妳,且妳拿得到「居留權」。

天長地久,是愛情最殘酷的殺手

「愛情讓人忘記時間,時間讓人忘記愛情。」──張小嫻

讓愛情變得面目全非的,不是仇恨、不是欺騙、不是背叛,而是時間。

愛情與時間的關係,好比龜兔賽跑,愛情是一開始便卯足勁的兔子,時間則是一步步緩緩前進的烏龜,起初遙遙領先的兔子總把烏龜甩在看不見的後方,然而最後烏龜會逐漸超越兔子,在終點線前,早就不見兔子蹤影。

這就是時間的威力,像烏龜一樣,毫無存在感,卻每每在故事的結尾,超越所有事物情感。
 
幸虧《鐵達尼號》(Titanic)的傑克與蘿絲死得早,也幸虧羅密歐與茱麗葉死得早,否則他們也會成為大千世界數不盡的怨偶之一。

他們的愛情為什麼不朽?因為太過短暫,沒機會輸給歲月。

我認識一位條件極好的女性,卻始終遇不到能好好交往的男性,據她說,她的初戀實在太完美,讓她再無法受其他人吸引,優秀如她,也有著曾經滄海難為水的感慨。

後來聽說她終於遇見對的人,那男人並非特別出類拔萃,關鍵是在於女人的頓悟。 

某天晚上,女人一時興起,在網路上搜尋了初戀的本名,順利找到他的臉書,她興奮地瀏覽著,卻發現初戀已經完全變成一個她不認識的人。 

十多年的歲月讓那男人變得庸俗、怨天尤人,短短五分鐘,她十多年來的眷戀瞬間破滅,頓時醒悟。 

提到這次經驗,女人笑道:「也許當初相處時間太短,分開得太匆促,才以為自己這輩子只能愛著初戀。」 

這就是愛情的定律,唯有倏忽即逝,才能成為永恆。 

有趣的是,時間似乎對獨身的人仁慈一些,對眷侶則顯得無情。 

之於那些剛失戀,痛苦得尋死覓活的人來說,時間是最好的特效藥,時間可以模糊掉對一個人的眷戀與執著,可以褪色刻骨銘心的記憶,時間根本是一項恩賜,遺忘是一枚餽贈,帶來一個新的機會,新的視野。 

然而對於那些眷侶來說,時間可不是如此,他們一開始祈求長長久久,卻也因為如願,導致激情與浪漫就像後繼無力的兔子,從他們的視線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味如嚼蠟的平淡歲月,一如那隻日復一日緩步爬行的烏龜。 

身邊有一對雙胞胎姊妹,姊姊嫁給條件相當的男人,妹妹則嫁給有吸毒前科的毒蟲,姊姊的婚姻美滿平穩,先生對她極好;妹妹的婚姻卻是爭吵不斷,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八年之後,姊姊竟然有了外遇,還被先生捉姦在床,先生紅著眼顫抖問她為什麼要這麼做,姊姊只是淡淡地說:「因為太無聊了。」 

多麼諷刺,淺嘗即止便稱之為「幸福」的生活,長期無限量供應就變成了「無聊」。 

反觀妹妹,八年來不斷想離婚,卻在毒蟲丈夫吸毒被捕時,沒有趁此機會擺脫他,竟堅定地說要等他出獄。 

能讓愛情之火燒得熾熱、燒得長久,最有效的柴薪不是幸福,而是磨難。

正如張愛玲所說:「感情原來是這麼脆弱。經得起風雨,經不起平凡。」

再好吃的糖,吃多了也會膩口,感情再幸福,久了也不免索然無味;然而磨難太多太久,愛情也會變樣,發餿成不甘心或執著。

這是一個說不清是悲劇還是喜劇的輪迴,時間讓人忘掉舊愛情,擁有了新愛情之後又忘記時間,最後時間又讓愛情蒙上一層厚厚的沙塵,失去了當初最迷人的光澤。

說到底,天長地久根本不是終極的甜蜜承諾,而是愛情裡最殘酷的殺手。 

所以,與其祈求天長地久,倒不如只圖個開心,畢竟兩個人都開心了,才有機會持續並肩走下去,凡事先想得太遠,日子反而過得沒滋沒味,根本撐不到所謂「永遠」的那一天。 

話說回來,其實有時候,時間並不是讓人忘了愛情,只是讓人學會將愛情看成別的東西。 

我的一位女性舊識談起高中的戀情,當初也算轟轟烈烈了,兩男爭一女,爭得兩兄弟反目成仇。 

女孩覺得男友真的為她犧牲了一切,為了守住她,被世界唾棄也在所不惜,於是她決定,此生一定要為他生一個漂亮聰明的孩子。

高中還沒畢業,那男人就劈腿,女孩哭得肝腸寸斷也挽不回,劈腿對象也是哥們傾心的女孩。

 

他根本只是愛搶哥們的女友,藉此證明自己很行,才不是為了愛情犧牲奉獻。 

經過這些年,女孩早就成為女人,現在問她對這段感情有什麼想法,她聳聳肩說:「就是一個笑話。」 

從珍視無比的愛情,化成嗤之以鼻的笑話,其中的轉變,是因為時間,也因為人心變了。 

時間會改變一個人的心,讓人懂得將愛情看成別的東西,而這也是時間最仁慈的地方。

〈本文選自全書 李幸臻 整理〉


作者:
陳默安

貝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