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人很喜歡陳奕迅的歌...

他之於我...就像是男生的陳淑樺一樣..

永遠聽不膩的聲音...常常又會有不同感受...

好吧...就算他退出歌壇了..我還是會一直聽他的歌...

我喜歡愛情轉移...十年...兄妹...好久不見...陰天快樂..

感覺他是一個世故的旁觀者..淡淡的說著或許是自己或許是別人的故事..

 

你給我聽好 想哭就要笑
其實你知道煩惱會解決煩惱

還會有人讓你睡不著 還能為某人燃燒
我親愛的 這樣浪漫的煎熬不是想要就能要
別炫耀

別說你還好
沒什麼不好 你就怨日子枯燥
沒什麼煩惱恐怕就想到什麼生存意義想到沒完沒了

你給我聽好 想哭就要笑
其實你知道煩惱會解決煩惱
新的剛來到 舊的就忘掉
渺小的控訴只是證明生活並不無聊

別讓我知道
其實你在背著我們偷笑 

過去穿過了現在繞過了未來縫在心海中
帶著你我旅行變成老頭
孤單怕成了習慣所以我淡定走在人海中
偶而想看雲飛卻沒風

聽陰天說什麼
在昏暗中的我
想對著天講 說無論如何
陰天快樂

叫陰天別鬧了
想念你都那麼久那麼久了
我一抬頭 就看見了 當時的我 

因為愛情 不會輕易悲傷
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樣

天快亮了 你的心呢 他曾經屬於我的
我該走了 你的手呢 有沒有一點點捨不得

每一件不得不放手的玩具 總算帶來過快樂
每一段不得不完結的關係 只是一種選擇

如果美好記憶 還算難忘 為什麼 還會記得悲傷

不如這樣 我們一直擁抱到天亮
如果關懷是種補償 還有什麼不能原諒
倒不如這樣 我們回到擁抱的現場
證明感情總是善良 殘忍的是 人會成長 

徘徊過多少廚窗 住過多少旅館
才會覺得分離也並不冤枉
感情是用來瀏覽 還是用來珍藏
好讓日子天天都過得難忘
熬過了多久患難 濕了多長眼框
才能知道傷感是愛的遺產
流浪幾張雙人床 換過幾次信仰
才讓戒指義無反顧的交換

*把一個人的溫暖 轉移到另一個的胸膛
讓上次犯的錯反省出夢想
每個人都是這樣 享受過提心吊膽
才拒絕做愛情代罪的羔羊
回憶是捉不到的月光握緊就變黑暗
等虛假的背影消失於晴朗
陽光在身上流轉 等所有業障被原諒

愛情不停站 想開往地老天荒
需要多勇敢

燭光照亮了晚餐 照不出個答案
戀愛不是溫馨的請客吃飯
床單上鋪滿花瓣 擁抱讓它成長
太擁擠就開到了別的土壤
感情需要人接班 接近換來期望
期望帶來失望的惡性循環
短暫的總是浪漫 漫長總會不滿
燒完美好青春換一個老伴

你不要失望 蕩氣回腸是為了
最美的平凡

 

我說了所有的謊 你全都相信
簡單的我愛你  你卻老不信
你書裡的劇情  我不想上演
因為我喜歡  喜劇收尾

我試過完美放棄 的確很踏實
醒來了夢散了  你我都走散了

情歌的詞何必押韻 就算我是K歌之王
也不見得把  愛情唱得完美

只能說我輸了  也許是你怕了
我們的回憶沒有皺摺 你卻用離開燙下句點
只能說我認了  你的不安贏得你信任
我卻得到你安慰的淘汰


有一天 開始從平淡日子感受快樂
看到了明明白白的遠方
我要的幸福

我要穩穩的幸福
能抵擋末日的殘酷
在不安的深夜
能有個歸宿

我要穩穩的幸福
能用雙手去碰觸
每次伸手入懷中
有你的溫度

我要穩穩的幸福
能抵擋失落的痛楚
一個人的路途
也不會孤獨

我要穩穩的幸福
能用生命做長度
無論我身在何處
都不會迷途

我要穩穩的幸福
這是我想要的幸福

 

 

寂寞攀附在等過的門地板裂縫在時間的河

愛與恨總是一線之隔
這樣下去也不是不可

我們 一路停停走走
越來越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
我們我們 誰也不肯承認 喔
摀住了耳朵 聽見的笑聲 是假的

真的可以了 我可以了 放棄相愛資格
耽誤的青春 是美好的 天真
你的痕跡還在我這 像塵埃沒有分寸
如影隨形著 狂妄刺痛著 我

真的可以了 我可以了 或許不置可否
讓我當那個 提分手的 罪人
走不到的路就算了 我們永遠停在這了
不在乎的 沒有捨不得

我們我們 誰也不肯承認 喔
飄忽的眼神 絕緣的體溫 是真的

真的可以了 我可以了 放棄相愛資格
耽誤的青春 是美好的 天真
你的痕跡還在我這 像塵埃沒有分寸
如影隨形著 狂妄刺痛著 我

真的可以了 我可以了 或許不置可否
讓我當那個 提分手的 罪人
走不到的路就算了 我們永遠停在這了
愛不愛了 成為過去了

走不到的路就算了 我們永遠停在這了
愛不愛了 成為過去了 只是朋友 我們可以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貝拉 的頭像
貝拉

貝拉~天使齊聚的地方~大天使麥克,喜悅天使,寧靜天使,守護天使 圍繞我。

貝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